-泛人

何先生

做一个有故事可以听的人 也会很有趣。

王三顿:

这篇文章的故事版权归何先生所有,如有雷同,纯属事实。


昨天与何先生吃了一顿为时五小时的漫长的午饭,听他讲了四个小时故事。自此,所有其他人讲的故事,便都成了将就。

我想了好久要不要把何先生的故事讲出来,因为害怕以后再也没有好故事可以说了。何先生说,讲。你以后还要在路上不停地走,还要遇见很多有意思的人。有人的地方,便有故事。

何先生是南京人,英语系出身,从事外贸行业,狂热的摇滚,朋克,电影,二次元,日式推理小说,咖啡,斗牛犬爱好者,中二病晚期患者,政治犯。三十四岁,恋爱十二年,结婚七年,离婚半年。大儿子六岁,小儿子两岁,儿子们跟前妻回了扬州。

关于政治犯,何先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2011年的时候,蓝鲸市来了一个新市长,出台政策要砍掉一些法国梧桐树,就在大行宫,何先生家的附近。一些人商议集会,反对砍树行动,其中便有何先生。
何先生当时是几个XX论坛的版主,政治观点比较鲜明,属于网警重点监管对象。很不幸的是,这次他被逮捕了。
何先生很温顺,交出了所有论坛的账号密码,承认了所有罪行,然后被丢进了看守所。

我问,看守所里的日子是怎样的。
他说,与强奸犯,贩毒犯,侵犯知识产权犯关在一起,听故事,讲故事,等待被审判。
我问,你为什么会与这样的犯人关在一起。
他说,其实政治犯的性质最严重。
他说,看守所有时候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黑暗,有时候却也像你想象的一样黑暗。

刚进去的时候,大家喜欢问他外面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。何先生便给大家讲了一个新闻。
故事很简单,一宗强奸杀人案件。蓝鲸市一个小区的保安,强奸了一个女人,事后杀掉了她,丢在地下车库。一星期后,尸体被人发现,警方通过监控辨认出那个保安,将其抓获,便结案了。
讲完之后,众人唏嘘。要知道在看守所,最为人所不齿的便是强奸犯,更何况这是个强奸杀人犯。

这时候旁边一个犯人拍拍何先生的肩膀。
他说,我就是那个保安。

何先生说,其实那个保安人很不错,很温顺良善,刚进去的时候还给他衣服穿,帮他补鞋子。做过没有编制的小警察,利用公务之便沿路抢劫过,坐完牢又去开货车,出了车祸撞死了人之后便去做了小区保安,也算是一个有事故的男同学了。
那么现在呢,我问。
早就被枪决了,他说。
好多人都被枪决啦。携带两公斤以上毒品的人,连上诉机会都没有的,就被枪决啦。他说。

何先生说,关到第三周,他便开始安心等待审判。
我有信仰,我有自己的想法,关我多久都一样的,我接受所有的结果,他说。

第四周过完了,何先生被放出来了。没有审判,释放了。
狱警说,走吧,别回头看。出去老老实实做人。

何先生说,人生也是一样,哪有回头路可走,看看也不行的。

所有的人生遭遇,都是报应,包括后来我的婚姻,何先生说,又给我讲起了另外一个故事。

何先生上高中的时候,迷恋打口碟。他与一些朋友的日常就是,淘碟,修碟,听碟。时间久了,便对其中一个女孩子有了好感。那时候的爱情啊,隐秘而隐忍。
何先生不说,那女孩不问,就这么悄悄地喜欢着,直到读大学才正式在一起。
两人并不在同一所大学,但好在都在南京。他们依旧很隐秘地爱着。

何先生读外语系,身边总少不了莺莺燕燕。同寝的男生们总是会打趣问道,觉得系里哪个女孩子不错。
何先生随手一指,她。

后来的故事情节便很老套了,移情,脚踏两只船,最后东窗事发。
何先生同时与两个女孩子断了联系。

后来啊,同系那个姑娘要出国了。临走之前,他们见了一面。
她对何先生说,你还记得你的另外一个女朋友么。
何先生说,记得。
姑娘说,她死了,出事之后不久她就自杀了。大家都瞒着你,可是,为什么故事里面只有你自己活得这么轻松。
我不能让你轻松地活着。

中学时代那个与何先生一起听打口碟的姑娘,有轻度抑郁症。

后来,同系那个姑娘去了英国。再后来,那个姑娘的室友告诉何先生,为了离开他,同系的姑娘卖掉了自己的身体,给一个老男人,换来了出国的费用。
姑娘的室友说,大家都瞒着你,可是,为什么故事里只有你自己活得这么轻松。
我不能让你轻松地活着。

何先生说着这些事情的时候,眼底全是平静,像是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。
他说,小姑娘,你知道么,你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要付出代价的。你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就是另外一个人的全部,信仰,或者是寄托。
他说,我被抓的时候,我离婚的时候,我前妻不允许我去看儿子的时候,我以后的生活每次遇到波折的时候,我都觉得那两个姑娘在看着我。在这个故事里,谁也不会轻松。在我学生时代结束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这一生,我注定不得善终。
这辈子,她们都是他心里的鬼。

可是那又怎样啊,还是不是一样的坚守着一些信仰,做一些事情,工作,赚钱,恋爱,结婚,生子,离婚。
只是何先生在说到他的儿子们的时候,眼睛是红的。我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还是会爱人的。

他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。
我说,好巧,前几天有个姑娘刚给我讲了一个关于爱尔兰咖啡的故事。
他说,人生在世,就是几个故事而已,别信。

慢慢的,我又听到了好多故事。他的童年,父母,爱人,妻儿,讲音乐,讲电影,讲书。八月的南京,阳光并不是那么强烈,照在他身上,我突然觉得他像是一个活过了一百年的人。
我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可是我喜欢听故事。就像春晓说的,做一个有故事的人,代价太大了。讲故事的人脸上有多平静,当年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内心就有多撕裂。然而有太多情绪,我们都承受不起。做一个有故事可以听的人,也很有趣。

临走的时候,何先生喊服务生来打包了吃剩的披萨和千层面。他说,我家小区周围总是会有一些流浪汉。

这个男人的内心,真的是很柔软呢。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-泛人王三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做一个有故事可以听的人 也会很有趣。
© -泛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